广袤的无人区依然安静异常,就像是刚刚所有的变化都是一场梦境。 林文与叶倾仙对视一眼,那属于仙古时代的印记,烙印在他们心底。 太古的盟约就像是一份沉甸甸的巨山,压在他们肩膀之上。 没有多言,二人再次上路,要踏足边荒,去看一看曾经熟悉的七大王族还有几人。 他们看到了一条古路,直通边荒。 没有犹豫,二人的身形宛若两道流光,直接消逝在古路的尽头。 踏过了新帝关,走向天地的尽头。 遥望远方,是黑压压的一片,仿若是一头遮天巨兽,横陈在天地尽头。 那是一座城! 十分宏大,坐落在前方,镇压万古。 林文与叶倾仙的身影出现在城外。 这里很荒凉,看不到生机,见不到人气,有的只有死寂,还有万古沉淀下来的某种悲意。 远远的都能感受到它饱经战火洗礼后的斑驳印记。 林文身体在颤抖,叶倾仙在落泪。 这座城原本是属于人王的王城,他们曾亲眼见过属于它的辉煌,如九天之上的仙宫,威严不可侵犯。 它们应该是廊腰缦回,檐牙高啄,雕梁画栋,凝栏玉砌。 它们应该是光彩夺目,仙云缭绕,瑞兽飞舞,极尽繁华尊贵,尽显王者气派。 可如今,它们早已没了当初的辉煌。 只有悲凉与沧桑,还有一种无法形容是肃杀之气。 就连脚下的泥土,也没有多少土石,都是尸骨粉碎后所化,暗红的是血迹,雪白的是古渣,这是尸骨亿万的战场。 不知道掩埋了多少天骄至尊! 也不知道因征战死去了多少生灵。 林文与叶倾仙没有飞行,而是踏着脚下的血与骨,一步步向着巨城走去。 心底有股悲意,让他们的血液沸腾,想要仰天长啸。 可又怕惊动了这亿万英灵。 一路上,遗骸很多,有的成为了骨架,有的还有皮肉血迹,亿万年不腐。 靠近之后二人才发现,那曾经是七座王城所化的古城,如同一个小岛,是漂浮在半空的,高耸入天穹,大到无边,堵在边荒,镇守在哪里。 下方是一片沙漠,金色的沙粒发射出光华,枯骨遍地,那是被强大的生灵血液侵染而成的。 这就是帝关,仙古时期七大仙王用王宫所化的帝关,如今刻录着万古悲凉与沧桑,历经烽烟战火,侵染不朽之血,成为一座丰碑,长存于此,阻挡着异域铁骑。 林文与叶倾仙驻足,抬头仰望。 他们已经到达帝关,被这种苍凉的气息感染,心中大悲。 从仙古纪元到帝落时代,又到如今,这座城经历了太多! “林叔!你看,城墙上有人!” 叶倾仙惊呼。 林文抬头,看向城墙之上,那是几个孩童,从八岁到十五六岁不等,衣衫褴褛,脸上脏兮兮,衣服破旧的不成样子。 此外,他还看到了几个老人,很衰弱,像是负过重伤,本源有损,此刻同样看向林文。 “你们是何人?” 城墙上老人大喝,阻止孩子们靠近,声音虽然微弱,但自有一股杀气沸腾,一身气息开始喷薄。 他们虽伤到了本源,但还有一战之力,仅剩的一条胳膊握起锈迹斑斑的青铜战斧,其上还沾染着血迹。 城墙上,那群孩子蓬头垢面,同样戒备着,看着林文与叶倾仙。 他们脸色麻木,只有眼底深处有着一缕好奇。 这些孩子最小的只有八九岁,但已经见惯了生死搏杀,显得有些麻木。 “我们是从外面而来!” 林文低语,面带悲伤:“来接你们回去!” 这一刻他的心底很愤怒,这是曾经的帝关,被称之为遗弃之地,但却依然有七王后人在坚守。 这是怎么一种意志,又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 而在九天十地,这些后人却被称之为罪血后代,被分别囚禁在八个监狱之中。 就算在上界,也被称为罪州,曾被各大教连手剿灭过。 “你是真仙?” 老人浑浊的眸子盯着林文,最终指向一块大青石。 “站在上面!” 林文与叶倾仙没有犹豫,他们眉心的印记之中还残留着仙古的意蕴,不怕检查。 “没有说谎,你们是带着善意而来!” 老人有些激动,城墙上其他几人也都浮现出喜色,接引二人进城。 “我们外面的族人怎么样了,是否繁盛,开枝散叶?” 老人开口询问,他们与世隔绝太久了,急切想要知道外面族人的情形。 林文沉默,最终坦言,并对老人许下承诺:“我来此接你们回归,那些人我自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城中很安静,十分空旷,几名老人带着孩子们过来,都在打量着林文与叶倾仙。 饱受战火的洗礼,昔日极尽辉煌的七大王城,如今都已经残破了,地上有干涸的血迹,建筑街道都陈旧无比。 与众人同行,林文介绍着外面的情况,同样也看到了一群更小的孩子和妇孺。 听到林文说是来接他们回归,也没有丝毫欢声笑语,有的只有沉闷和压抑,以及麻木。 那些孩子都瘦骨嶙峋,有的则是对着一座宫殿抹眼泪,那宫殿内有着他们的先祖,如今坐化,用自身的血肉和宝骨强化着巨城的力量,抵抗外域。 “带着这些孩子走吧!” 最终,独臂老人叹息,他要违反祖先的命令,让那些孩子活下去,七王的后人,如今都很可怜。 “娘,父亲呢?什么时候回来?” 不远处,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穿着破洞的兽皮衣,对着一个妇人问道。 “等你长大了就回来了!” “那大哥,二哥,三哥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孩子如此相问,让那妇人忍不住眼红了,想要大哭,她已经失去了丈夫和三个孩子了,这让她心如刀绞。 但是这样的事在城中很常见,可是却蕴含着太多的酸苦。 “祖母,我什么时候能够见到父亲,并且叔叔、伯伯、哥哥也消失很久了,总不回来,还有祖父,我从来没见到过他!” 角落里,一个很小的女孩怯怯的问着一名老妪。 老妪身体干枯,面上皱纹很重,干枯的手掌摩挲着女孩脏兮兮的脸蛋,浑浊的眸子里充满了悲伤。 林文大受触动,目露悲戚,但他心底的火焰却越烧越旺,这样坚持的七王后代,却被称之为罪血,被镇压,被剿灭! 何其不公! 最终独臂老人带着他们去参拜了最后一位王。 而后带着三百多孩子离去了。 “林叔,你带着他们回家,我要在这帝关守着,给他们一个交代。” 离开了古老的帝关,他们看到了新帝关,叶倾仙离去了,进入新帝关,要为那古老的帝关中的七王后人鸣不平。 林文点头,而后挥手带着三百孩子,踏入三千道州,他要带着这群孩子去质问那些大教。 他要给这三百孩童一个交代! 他要让三千道州的所谓大教付出一些代价! ()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界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小说_古典文学网只为原作者西湖龙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湖龙腾并收藏我真不是界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