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人脑袋石磨跟伊迪两个非人类叽里咕噜的鸟语。伊迪似乎想到了什么,与人脑袋石磨对话的语速越来越快,还夹杂着许多生僻的俚语词汇。慢慢听不懂了的张赫干脆沉定心神反推着游戏策划者的思路……通过推理其目的来逆向思考游戏规则。 张赫、伊迪-布伦、劳恩-班斯。三个男人的共同点,恐怕就只有‘都是带把的’和‘都是异性恋’了。除了这两点之外,其他的浅白点的诸如肤色、种族,深邃点的例如信仰、性格,都没有半点儿相似之处。 就连做那些事的时候要不要用舌头玩儿点花活儿都有着不同看法。 回忆起来,先前第一个房间中听到的那段声音,也只是说了一些三个人的简单信息,并用很是牵强的理由联系在一起。 三人虽然都有些背景,但显然也并不能代表背后的势力。张赫在特勤局那边的备注只是很有潜力的异能者。而在八妖一族……八妖一族的女婿说起来好像很厉害,但别忘了八妖族的势力,是八个种族的妖怪联合起来才得到的。张赫的老丈人九嬴也只是八妖族的大脑,另外因为爱好才兼职打手。 伊迪布伦和劳恩班斯就更难过了——伊迪布伦在他那边的地下世界圈子中被称为赫赫有名的送葬者,但说的威风其实也就是个打手。纵使知名度很高,实力很强,也只是个打手而已。 劳恩班斯也是差不多的待遇……班斯家族的阴谋家,在崇拜拳头和胸膛的结实程度、崇尚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坚决不说话的狼人中,也是非常知名……当然,多半是软骨头、孬种之类的坏名声。 有背景、出名、又不怎么重要…… 为了挑动三方势力之间的火气?那也不对啊!本来劳恩和伊迪就是为了弄死张赫才来的,游戏策划者要想挑拨离间根本就什么都不用做,还废这臭屁功夫不是精神病么? 可如果不是为了这个,难道还能是为了让他们三个合作愉快化干戈为玉帛? 太扯了也。 暂时张赫所能作出的结论,就是背后那人真是精神病。 ……现在的精神病越来越多了。还是说是这个地下圈子的就业压力生存压力太大,所以才导致这个圈子里的人、鬼、妖还有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精神不稳定? 张赫觉得很担心。 这边张赫有空胡思乱想,也是因为另一边的伊迪进行的很顺利。人脑袋石磨嘴里叽里呱啦的跟伊迪对话,却已经是脸色煞白,汗如滚豆。极想闭嘴,却不得不继续回话。 反观伊迪,却是一脸的自信和胜券在握。 不多时,便看到那人脑袋石磨惨叫一生,一颗硕大的脑袋抖个不停,连同石磨身体都扑簌簌的掉落石粉。紧接着那颗脑袋就往石磨里面一缩……说是缩下去,其实更像是被磨盘上方的孔洞给吸了进去。磨盘转动,一股血水和着肉泥,沿着磨盘下扇的出口流到了地上。 但见那血液肉泥凝而不散,流到地上没有散成一滩,却反而是聚成一线沿着地面涌向磨盘后方的墙壁上。在洁白的瓷砖上‘画’出了一道门来。 伊迪回头冲着张赫呲牙一笑,露出上面那排牙齿中的两颗吸血牙:“轻而易举!” 说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他这说话说到口干唇裂还要强撑……和张赫方才大吼出‘我是大煞笔’之后淡然一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也只是插曲而已,那血液画出的门不推自开,露出了墙后的又一个房间来。三人也不休息……也没什么好休息的,径直走了进去。 ****** 在张赫三人被迫‘智勇大闯关’的时候,现世因三人消失而引发的连锁反应则已经酝酿到了爆发的边缘。 且说半个月前三人份同时消失的时候—— 姚雪眼睁睁的看着张赫跟吸血鬼和狼人三个怪物扭打在一起然后从窗口一块儿滚了出去,要说狼人劳恩的名声虽然不怎么样,但实力还是很强的。否则以他在狼人族中怂比的名声也不可能出席这次与宿敌吸血鬼合伙的任务,更别谈领头了。 三个能打的又从楼上掉下去,房间里一时间就只剩下姚雪跟被五花大绑的贺秋。还有暂时处于昏迷状态的一只吸血鬼和一只狼人。 姚雪立刻冲到沙发后面解开了仍旧一脸惊恐、不明所以的贺秋身上的绳索,亮出了证件——然后就被贺秋发动能力反绑住了。 贺秋的能力是可以通过意念控制物体,这个物体的重量不能超过他本身的力气。先前虽然是被绑着,但其实他随时都可以使用异能解开绳索……没这么做也是因为打不过任何一个狼人或者吸血鬼。 不过贺秋倒也不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人,只是绑着姚雪一起逃出了楼、离开了姚雪的视线之后就松开了绳索。 贺秋逃跑了,姚雪下了楼却没立刻离开。一边用特勤证呼求支援一边绕着往楼后跑,可到了楼后却没见到人—— 等数分钟后前来支援的A组赶到现场,除了房间中被击昏的一吸血鬼一狼人之外,张赫和另外的两个袭击者,三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A组组长林忠虽然立刻就发下命令把消息控制起来,但他也知道不可能完全控制住张赫被袭击之后消失的消息。于是一边让队员在张赫‘味线’消失的周围蹲点,自己则带着姚雪回到总部,然后联系上了八妖族与特勤局联络的八妖族狐妖BOSS,也就是张赫的便宜老岳父九嬴。 消息虽然暂时控制了起来,但林忠很清楚用不了太久就会走漏。因为一不说八妖族在尘世中的眼线势力,现在就连特勤局中也有不少八妖族的妖怪,根本瞒不住。 九嬴虽然不是很满意这个便宜女婿,但还是很疼闺女的。挂了电话之后立刻赶到局里,可刚跟林忠会面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到一声清澈昂扬的唱诗。 循着声音看去,正是穿着藏青白袖道袍的天算子一脉本代传人张睿一。 这傻小子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脚下踩着唱诗的拍子,款款走来:“天若有情天亦老,大道归兮留一线!” 傻小子冲着身高两米留着一脸络腮胡的老狐狸精抱拳拱手:“贫道张睿一,见过外仙。贫道此间前来,正是为了这天下苍生,也是为了解决二位的烦恼。” ********** 我回来了。 ()

章节目录

超能者的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小说_古典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家猫大魔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家猫大魔王并收藏超能者的日常最新章节